青田,在中国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山城。或许,我们跑遍中国也只有少许人知道青田这个小山城,而人们更多是记得温州。从这儿出生的人注定要出国,这就是宿命。这个县城几乎每一户人家都有人在欧洲,或者其他洲的国家。这里的孩子从小就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这这块土地,对欧洲的生活充满了向往。这样的现象造就了很多奇特的生活环境。
房价”--我们那里还只是个小县,人多地少房价与上海不相上下。一百平方的套房卖到一万一平方。店铺100平方要4--5万一平方。
消费”--消费也不输欧洲,酒吧、夜总会、能说得出的夜生活都有,一晚在夜总会的消费最少也要2000人民币。
工作”--父母从欧洲汇回去的钱,留守在家的孩子穿金戴银开名车,各个都是大小姐大少爷有爷爷奶奶宠着。知道迟早要出国,上班族们在岗位上坐不了多久,没几年也要飘洋过海了,所以在工作上不会有很好的表现。
学业”--这样的生活环境也误了在求学期间的孩子们,这里的孩子们大多数不在父母的身边长大,祖父母除了对孙子孙女的宠爱,学习上就没有抓得那么严。因为知道自己迟或早都会去欧洲,早早的就会学外语。德语、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的学习班到处都是,但都是个人办的学习班并没有专业的外语教师来教。学习效率没那么好,而在学校的主要功课就变得没那么重要。
衣锦还乡”--在欧洲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功成名就的,也有落魄的人,在欧洲十几二十年一事无成的大有人在。他们也隔几年回去一次,光鲜靓丽的外表下是满腹的沧桑。回去请朋友到夜总会们聚一聚发现消费比欧洲还贵,心里不免感叹那么多年在欧洲苦苦打拼是为了什么。到头来还跟不上国内的生活,只好灰溜溜的回到欧洲过着漂的日子。
朋友”--这里每人都有一个朋友圈,但这个朋友圈在不停的交替更新。这个月走了个老朋友。下个月来了个新朋友。老朋友一走,回来要等3-5年,新朋友一认识,过1-2年又走了。这样的人际关系,友谊变得不长久,朋友走了以后发展好的还会联系,落魄的觉得无颜面对老朋友就一走了无音讯了。在这样的人际关系中让他们从小我就学会了面对离别後留下的思念和惆怅和逐渐的疏离。也学会默默无语的承受没有朋友的孤单。变得畸形的友谊就这么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恋爱”--这里的男孩和女孩初恋都会受伤,刚刚开始青涩的初恋时某一方就要走了。走了以后某一方的家人都会认为早恋不好,断绝双方的联系。到了20多岁男孩女孩恋爱的某一方走了,又因为几年的分离渐渐疏离,到最后双方都有了新的男女朋友。他们的人生都是带着爱的伤痕和遗憾。
留守新娘、新郎”--这里有这样的一种现象,在外的男孩子或女孩子家境好的父母都会要求他们回来找另一半,然后再申请出去团聚。而这里还是很实行相亲,从外面回来的男孩和女孩都会在父母的陪同下去相亲。很多家境不怎么好的家庭希望嫁一个女儿就能翻身,男孩子希望有一段好的婚姻成为他们的踏脚石,双方都是匆匆见过几次面就结婚。婚后一两个星期就离别,在外的一方就开始帮在家的新郎新娘办团圆手续。但是不都是顺顺利利的,一般都要等上一两年,有的甚至更长。留守的新郎、新娘除了期盼早日能和到大洋彼岸还有对新生活的茫然。
在这里生活的人青春都落了单,没有长久的朋友、没有刻苦求学的过程、不能有刻骨铭心的初恋、也不敢热恋、不敢娶自己爱的人、为结婚而结婚。没有兢兢业业的为一份工作努力过、除了出国没有自己的理想。被崇洋和金钱腐蚀的青春就这么一去不复返。暮然回首才发觉失去了很多很多。。。。。。。。

 

新大街的美女,鸣山路的汉,西门外的痞子满街串,

 

方山的痴,山口的怨,鹤城的情侣围山转。

 

太鹤公园的花,太鹤的草,环翠堂的和尚满街跑。

 

青田的山,青田的田,鹤城的男女太疯

 

****的帅哥,教堂的狼,****的帅哥,教堂的狼,五十街处处是流氓。

 

华隆的饭,开元的床,塔山路的妹妹吓死郎。

 

康耐的鞋,浪莎的袜,剀帝的男女笑哈哈。

 

鹤城的夜色,瓯江的脏,石郭的女工没男伴

 

桥头人土,桥尾人苦,湖口头的男人心堵

 

                东站的偷,南城的抢,鹤城的治安没法讲,五十街处处是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