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揣 20 美元闯出一片天———
特约撰稿 王洁明 发自斯德哥尔摩


浙江丽水青田县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如奎以其精美的石雕作品扬名全国,他的女
婿叶克清则在地球最北端的国家之一———瑞典广受华人尊敬。今年60岁的叶老板拥
有全瑞典生意最好的中餐厅,开始才两年的贸易也已经在华人圈里做成最大。
多年来,叶老板对家乡捐款累计已超过人民币百万元,而对有困难的华人朋友的借款也
超过了百万元。使馆的朋友对我说:“采访在瑞典的华人,一定要采访叶老板。不但生
意做得成功,还绝对是个实在人!”
揣着20美元出国
兴乐阁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中心最繁华的步行街“王后街”上。室内装饰完
全是一派“雕栏玉砌”的盛唐风格,连厕所门的男女标志都是一个秀发高
挽的宫女和一个长髯飘飘的学士。尽管采访的当天是个雨天,餐馆里还是
坐满了人。


图片:叶克清拥有全瑞典生意最好的中餐厅

 

当我问出我认为可以讲上1个小时的大问题“说说您的创业经过”时,叶老板却用了不到3分钟就
说完了:“我是1979年12月5日来的瑞典。一年后和几个人合股开了京华饭店。5年后,
自己投资开了兴乐饭店,去年卖掉了。1997年香港回归那天,兴乐阁开业。现在主要我
儿子在管。前年7月份,我开始搞贸易,主要是把中国产品卖到瑞典,已经开了4家‘我的家’
连锁店,但现在搞得还不是很理想。”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笑着说:“我这人比较实在,
不爱吹牛,你别奇怪。”


他的这句补充确实打消了我刚起的疑虑,因为很少有商界的采访对象在谈到自己现
阶段主要从事的生意时会“贬”自己。这不由得再次让我想起朋友评价他“实在”了。
和很多出国创业的浙江人一样,当年36岁的叶克清也是怀揣着20美元就出了
国。靠着辛勤的工作和同乡的帮助慢慢积累资金和经验,然后开始自己的事业。
叶克清说:“我在开兴乐饭店的时候,从瑞典银行贷款100万克朗(约合13万
美元)。你问我当时是否想过生意会赔本,我还真没想。之前光是选址我就选了4年,
和儿子跑遍了全城每个角落,看了很多店面,大小饭店我们都谈过。”
扎实的调研工作让叶老板受益不浅。兴乐饭店落户繁华的东城后,十几年中生意一
直很火。后来,选址始终是叶老板开店过程中花精力最多的事。现在的兴乐阁和4家卖
家用品的连锁店都处于不同的闹市区,人流量很大。


衣食足而思做大
叶老板把自己的成功归于中国人的勤奋、吃苦耐劳。他这样描述开店后的经历:“每
天工作16个小时,理发时经常能累得睡着了„„最初还连续12年没回过一次国。”
不过,他同时又把自己的成功归功于瑞典的经济。他说,由于瑞典当年是世界最富裕的
国家之一,上班族都养成午餐在餐馆吃的习惯,这是在瑞典开餐馆比别的欧洲国家生意
要好的原因之一。
有别于其他餐馆老板,叶克清逐渐意识到仅靠餐馆无法真正把事业做大,他把生意
正火的兴乐饭店卖掉确实是下了很大决心。向来求稳的他关键时刻还是有魄力的。从此,
叶老板事业的重心全都转到了贸易上。最初,他尝试过建筑材料和工艺美术品但都不尽
人意,后来他把生意定位在了家庭用品上,生意开始好转。来自浙江义乌价格实惠的家
用品保证了足够的利润空间。“很多人觉得瑞典人口只有900万,做贸易的市场小,
但却忽视了在国内卖2元钱的东西,在这里能卖到相当于人民币20块钱左右。”叶老
板做生意向来求稳,这是他几十年来生意从没有做赔的一大原因。
他在生意上唯一经历的一次“险”是有人陷害他在税务上作假,结果瑞典税务局在
一个月内连查了他3次,不过最终一无所获,证明了他的清白。叶老板现在的目标是集
中精力把连锁店开到近20家,然后开始往整个北欧做批发。他同时还开始了纺织品贸
易的调研,并说也想过到国内投资房地产。“我刚来时,人家就说这里生意很难做。过
了10年还说生意很难做,现在要问依然是很难做。我认为关键还是看怎么做。要动脑
子,此外对于华人来说还要团结,别搞窝里斗。”


生意有价义无价
谈起瑞典,叶老板充满感情。他说自己已经适应了瑞典的生活,尤其喜欢这里优美
洁净的环境和简单友善的人际关系。他和一个瑞典朋友已经有了23年的交情,“那个
老头儿现在每月还会来我店里吃一次饭”。
目前,他的餐馆和连锁店雇佣的外国人已有20多个。兴乐阁的经理就是个阿尔及
利亚人,给叶老板已经干了10年,据说还同叶老板一起回过浙江,还被当地媒体采访
了一番。
谈起家乡浙江乐清县,把自己性格概括为“内向”的叶老板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他
的眼睛睁得很大,笑容灿烂,话变多了,双手还不断给我比划家乡的变化,似乎这比谈
自己生意的成功更令他兴奋。如今,他每年至少要回家乡两次,春节也总是在老家过。
叶老板说自己是个很传统的人,“低调、不浪漫,甚至有些守旧”。他说自己不信
命,却相信人是有福分的。当我问到“理想,愿望和信念”时,他笑着回答的却是一句
很朴素的话:“我就是觉得,搞什么事,要搞就要搞好一点。”
叶老板借钱不收利息是圈里出名的。他说:“只要人开口,我一般不让别人失望,
只要有正当理由。”从他手中借出去的钱从相当于人民币数万元到数十万元的都有。一
次,在他店里打工的一个中国留学生遇到了经济困难,叶老板借给他9万元钱并说“工
作后有钱了再还”。
当年,叶老板是家族中第一个出来的人,如今家族里已有几十人在瑞典。叶老板把
互相帮忙归结为浙江人在海外能够成功或有所发展的一大原因。
数年前,瑞典的几个大城市相继开了赌场。叶老板深知赌博的危害,也了解到很多
在海外的华人陷入赌博无法自拔,于是就在青田同乡会上呼吁大家远离赌博。至今,他
的全家没有一人进过离兴乐阁步行只有半小时路程的斯德哥尔摩赌场。


亲情乡情总关情
叶老板有两儿一女。太太在连锁店里做事,两个儿子则管理公司的具体事务。女儿
曾游学6个国家,如今在丹麦的一家大公司上班,叶老板为此深感自豪。
采访当天,我碰到他34岁的二儿子叶沛群。他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父亲虽然没
受过高等教育,但在生意上却很会动脑子,并且有长远目光,这是父亲和很多海外华人
不一样的地方。沛群对父亲一直没让儿女放弃学习中文也感激在心,这使得很小就融入
瑞典社会的他们没忘记祖国,也没抛弃中国的一些传统美德。当然,学金融的他也谈到,
现在时代在变化,他和哥哥希望用全新的方式把父亲打下的事业进一步扩大。
两年前,叶老板被选为新成立的瑞典青田同乡会会长。他说,在瑞典有很多青田人
和他一样做得成功。除开餐馆外,做电脑生意的青田人在欧洲华人圈里都算是不错的。
他提到今年回北京开世界侨领大会,100多个与会的海外华侨领袖中,青田人占了五
分之一,有20多个,他为此深感自豪。
采访结束时,外面的雨依然在若有若无地下着,令人不由得想起遥远浙江的冬季。
叶老板把我送到饭店门口,望着在雨中向我挥手告别的他,我忽然为自己也同为浙江人
而感到骄傲。因为我知道,在整个欧洲,像叶老板这样朴素随和、靠自己勤劳与智慧致
富,而且不曾忘记家乡的人还有很多。(新华社供本报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