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行(6)——走进侨乡青田

作者:丑(曹)小姐

2015715日,应浙江省青田县政府及瑞典青田同乡会会长叶克雄先生的邀请,先生赴侨乡青田讲学,我和两个儿子随同前往。

 

青田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令人向往和值得探索的地方。青田对我这个侨居在海外二十多年的“老”华侨来说并不陌生,说它不陌生吧,是因为在瑞典王国,我们的身边生活着许多青田籍的朋友,我们彼此间交往频繁,感情笃厚。青田人给我的印象是勤劳、好客和率真,每人都有自己创业的梦想和规划。在瑞典他们大多数经营的是家庭式传统的中餐馆,吃苦耐劳的精神使他们生意兴旺,基本上垄断了瑞典整个中餐馆这个行业(以前是香港人和台湾人占主导地位)。这些年已有部分青田华侨不满足于传统的餐饮业,他们的投资眼光已转入国际贸易、房地产、宾馆业等等,可以说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说他陌生吧,我也仅仅只看到侨居在瑞典的青田人的部分缩影。我认为青田人是伟大的,就是这些看似平凡的一群人,没有高深文化背景的青田人,却做出了不平凡的事业来。几百年前青田人就开始漂洋过海闯世界,一代又一代,如今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蓝蓝的天,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谱写了一篇又一篇辉煌的让人如歌如泣的中国华侨海外发展史,造就了一个青田县成为全国闻名遐迩的侨乡。现如今青田华侨分布在世界五大洲八十个国家,拥有了300多年的华侨史。

 

是什么精神让青田这么一个小县城名声噪然,裴名世界?(没出国前,我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小县城的名字),但是来到瑞典后才知道,青田有如此响亮的名气,比北京、上海还响亮呢!带着十二分的好奇,欣然踏进这个让人追寻的山城小县城。

 

这是个艳阳高照的下午,坐在温州开往青田的高速公路上,透过车窗远眺,群山环抱,山峦起伏秀丽,延绵不绝,植被郁郁葱葱的。开车的刘先生是瑞典青田同乡会会长叶克雄的好朋友,也是一位健谈之人。我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先了解一下当地的历史、文化和特产等。

 

宝马车在通往县城的高速公路上奔驰着,刘先生告诉我这种豪车在青田县城里比比皆是,没什么特别的,这让我惊讶不已!他憨厚地告诉我:“我们这个小县城单就春节来讲,从世界各地,特别是欧洲打进来的款项有好几百亿欧元,这都是我们这些闯天下的青田人孝敬给家中的父母,对孩子、亲人的爱心”,这着实又令我惊呀!就是几天前我在故乡合肥市的一个“中国银行”里想提取1300欧元,结果银行里没有这笔款,银行职员告诉我提取欧元必须得提前预约。刘先生告诉我在青田县想兑换欧元、美元和其它货币想兑换多少,想支付多少没有任何问题,几分钟就可以搞定的事,我看呀这只有青田侨乡的银行才有如此的大手笔,不得不让人折服! 刘先生还告诉我,每天在县城里人们谈论关心最多的话题就是美元、欧元今天是涨了还是跌了?

 

据县志记载:青田是位于瓯江下游,隶属丽水市的山区小县,群山环抱,由9镇、20个乡、3个街道共有414个行政村组成,面积2493平方公里,人口约53,5万。青田素称“九山半水半分田”人均只有三四分耕地,饥饿贫穷,使得早年的青田人为了谋生携带青田石雕飘泊海外,凭着青田人那特有的吃苦耐劳精神,淘到第一桶金后,就开始提携带动整个家族及旁系亲戚移民国外,最多分布在欧洲。如今县城里60%滞守的是侨眷(老人、孩子),他们居住在县城中的高档小区, 这里的房价每平方要23万,价格不菲呀!比中国其他大中城市价格要高出许多,同时这几年从国外回乡投资建厂的青田人在不断地增多。

 

时值七月,正是酷暑难当之时,漫步在县城的街道上,好一片繁忙和喧闹。刘先生估计我们已经饿了,把车径直开到青田进出口商品城,他问我们最想吃点什么?儿子不假思索地说:“山粉饺和青田饼”,刘先生笑着说:“这可是我们青田县的特色小吃呦!来到这里怎能不尝尝山粉饺和青田饼?”儿子们欢腾雀跃,拍手高兴。山粉饺是青田人招待远方客人的地道点心,它是用芋头和番薯粉掺揉,用碎肉、冬笋、豆腐、香菇、白菜作馅,包成三角形的,故有人戏称为“奔驰饺”,因为它的形状像奔驰车商标。

走进“柒七主题吧”酒吧里的装饰秉承了欧式风格,吧间里灯光幽幽。老板是刘先生的亲戚,他热情、好客(这是青田人的特征)。山粉饺端上来了,好爽心悦目呀!只见三角形的山粉饺徜徉在绿色海洋之中(用绿菜叶铺底),诱人无比!我禁不起山粉饺的诱惑,放下斯文大口吃起来。山粉饺入口细滑,又素又香也不油腻,我认为这是人间美味,体会到舌尖上的文化,这里的山粉饺比在瑞典青田人家里吃的山粉饺正宗多了(毕竟这里是山粉饺的故乡呀!),一边享受着山粉饺的美味,一边品尝着青田特色小菜,同时又在摇曳的红酒杯中享受着法国原装红葡萄的醇香,真是惬意无比!我也开始爱上了这座小城。

 

林先生刚从意大利回青田和老板是发小,他操着蛮标准的青田普通话和我聊起青田来,他说:“我们青田人是带着三把刀出国闯天下的和起家的,何谓三把刀?就是“石雕刀、菜刀和剃头刀”,我恍然大悟! 可不早年的青田华侨就是靠着这三件“法宝”在海外求生的。

 

儿子们大口享受着山粉饺和西式披萨的美味(这是他俩的酷爱),最后实在吃不动了,就拍着滚园的肚子,欢快地叫着比赛着看谁的肚子大,望着他俩脸上幸福的样子,心中感谢林先生的热情,也体会到侨乡人民那朴实的民风民俗。老板不停地说再加些美食,感谢老板的敦厚。这时老板的岳父,一个朴实的农民模样的阿叔也来到我们面前,他操着一口浓浓的青田话(青田话很难懂的呦!)他慢慢地说,我努力地听,还是可以听懂些。阿叔一个尽地劝我们多吃些,我告诉他实在吃不下了,他操着那浓厚的青田方言连连地说“不多不多!”。尔后他拿起他心爱的竹笛,含在嘴里,一曲悠扬的中国民歌飘荡过来,这首民歌我太熟悉和久违了,倍感亲切! 真没想到能从眼前这位朴实的阿叔的嘴里流淌出这么优美的旋律,却如此动听,人真不可貌相呀!阿叔告诉我青田盛产竹子,小时候他就在山里竹林里玩耍成长,慢慢地爱上了这翠绿的竹林和竹子的精神,后来就成为青田一位民间吹笛艺术家,这真是哪方山水养育哪方人,哪方土地出哪方人材呀!不是吗?

 

外面细雨蒙蒙,带着丝丝的醉意和嘴中留有的Espresso咖啡的余香,漫步在青田侨乡进口商品城里。这里有浓郁的欧陆风情,一间间店铺里摆满了进口商品,西班牙的大火腿被吊挂在橱窗里或用木架支撑着,意大利、法国的红酒,或竖放或横放或金字塔似的摆设着,进口啤酒琳琅满目,西式咖啡吧、酒楼、茶楼、西餐厅、特色商贸、名衣名鞋店、化妆品店等。在这里你可以买到你想要的国外名牌产品,这里的经济发达消费水平已走在中国的前列,侨乡的经济特色与优势在这里淋漓地展示着,这里是青田的世界! 这里是世界的青田!

 

晚间,叶克雄会长邀请我们全家到农家乐共进晚餐,农家乐餐厅离县城有段距离,“田鱼(即红色鲤鱼)蒸饭是那里的特色菜”,叶会长介绍说,这种红色的鲤鱼是在稻田里养大的,青田有着1200多年历史稻鱼共存的农业模式。这种纯生态养殖的田鱼,有很高的营养保健价值。田间水稻害虫成为鱼的食物,鱼类又成了水稻的肥料,种稻养鱼双丰收。青田这地方人多地少,这也是青田的祖辈们在有限的田地里寻找最大产值,就想出了这招在稻田里养起了鱼,可以这么说,这就是穷则思变的一个最有力的成功的例子!

 

用新鲜的稻米煮成的田鱼饭深受着青田人的喜爱。亲爱的朋友,您吃过连鱼鳞和鱼鳃都可以吃的田鱼饭吗?我想这绝对在我们的餐桌上看不到,但在这青田的农家乐餐厅里却领略到。这时叶会长给我夹了一大块带着鱼鳞的田鱼肉,我可从来没有吃过带鱼鳞的鱼饭,邹了邹眉头有点儿犹豫,这鱼鳞饭可怎么吃呢?叶会长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告诉我田鱼鳞细腻、柔软,是可以吃的,而且营养丰富,所以青田人吃田鱼从来是不刮鱼鳞的,听了叶会长这番话,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轻轻地尝了一块连鱼鳞的田鱼,却不是想象中的恐怖(担心鱼鳞会卡在嗓子上)。稻田鱼通体通红,外形美观,肉嫩味可口,田鱼饭很香有味,最后我笑着对大家说:“现在我可以不用吃其他菜了,吃三碗田鱼饭”,大家都开心的大笑起来。晚宴在美酒、美食的催化下达到空前的高涨。

 

周总(瑞典籍华人五年前回到青田家乡做起了法国、意大利红酒品牌生意),慷慨的他从酒庄里带来了一箱子质量上好的法国红葡萄酒,当我看到这么多的红酒时忍不住大叫:Herregud!上帝呀!周总说欢迎段教授全家到我们青田来做客,看着侨乡朋友的热忱、慷慨,心中很激动,激动的是一方面我们结交了这么多优秀的青田籍华侨,另一方面也为他们今日的成就而骄傲,同时也为侨乡青田这块热土蕴育出这么多优秀华夏儿女而自豪。

 

带着几分的醉意,周总告诉我们一段鲜为人知的有关青田华侨的“野史”,据野史记载,早期上海滩的风云人物杜月笙手下有四大金刚,其中一员大将叫陈鹤年,他就是地道的浙江青田人。陈鹤年当时管事的主要范围是输入劳务出口,也就是将廉价的华工输入到海外,他目睹家乡的亲友们由于土地的贫瘠,生活的潦倒,艰辛,便开始一批又一批输送家乡父老乡亲到欧洲去谋身,当时欧洲各国正处在经济腾飞的时期,需要大批劳工,于是乎一批批又一批青田人飘扬过海。

 

据青田华侨史书上记载,早在1718世纪,就有青田人前往欧洲从商,多以贩卖青田石制品,先行者立稳脚后,便提携亲友效法此法到欧洲创业,他们通过陆路即上海乘船北上到旅顺,经陆地至东北满州出境,沿西伯利亚铁路到莫斯科,再转辗到欧洲各国。水路“藏舱”俗称为“偷渡”,这是一条艰难的旅程,在交通不便的年代远行,数百年间,一代代青田人就是躲在闷热潮湿,密不透风的船舱里漂扬过海,多少条鲜活的年青的青田人身躯就这样倒在这漫漫的旅程中,这是一部催人泪下,血泪斑斑的海外华人创业史。可以这么说每位青田华侨海外创业都有一部鲜为人知的辛酸史。听了周总的介绍后,眼泪在眼眶中打滚。青田人真了不起,青田人的精神在激励着他们的一代又一代奋斗下去,这种精神至今还在绵绵不断地延伸下来。我是安徽人,我认为安徽人缺乏青田人这种精神,缺乏浙江人的精神。

 

没来青田之前,孤陋寡闻的我,只闻青田石雕之名却无缘相见,这回叶会长满足了我的心愿。亲爱的朋友,来青田若你不参观青田石雕,可以这么说你整个旅程是暗淡无光的,侨乡之旅无任何闪光之点。

 

从下塌的宾馆到青田石雕博物馆开车只需十几分钟,刚下车陈馆长就出来握手欢迎我们,为了让我们能够更进一步了解到青田石雕的历史,陈馆长建议我们先观看石雕的宣传片,这点正合我的心意。是呀!首先要 对石雕有一些了解(文字和图片上),这样再进馆看实物才有可能读懂它,看懂它。宣传片上那浑厚音美的男中音的解说词,听的我如醉如痴。。。。。。

 

讲解员领我们进入馆内,一件又一件精美绝仑生动鲜活充满生活气息的石雕作品,呈现在我的面前,叹为观止!这里的作品有国家级大师们捐赠的,有收藏家收藏而存放于此的。听讲解员说,石雕大师们都是根据石头自然构造而雕琢的。青田石雕博物馆,是中国唯一的石雕文化主题博物馆,它是6000年石雕的缩影。这里收藏了八十个矿区所有雕刻品种和各种类型印章的石头,它是青田向世界展示石雕文化的窗口,也是青田侨乡一块金色名片。青田闻名遐迩,除了因为它是著名的侨乡,还得益于一块块湿润如玉色彩斑斓,灵性通人的青田美石,它和寿山石、昌化石、巴林石并称为“中国四大名石”。

 

博物馆里拥有的青田石的品种繁多,令人神迷,令人感慨自然的造物。青田石雕是大自然赋予的天生地造的柔性石,与生俱来就带有斑斓的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石雕大师根据石头自然构造,天然纹路,相形度势,巧妙构思,雕琢而成。或山、或水、或人、或物,都雕刻的栩栩如生,充满了灵气。在大师们的眼中,每一块石头就是一幅画。我想此刻任何人都会立马迷上这丰满、灵动的石雕世界,它是我国民间艺术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在这一块块湿润如玉,灵性通人的青石面前,我直感叹其背后那双双出神如画神奇造物之手。石雕手法有平雕、浮雕,线刻,而最为特色的是镂刻。听陈馆长介绍说,青田的石雕大师们和艺人们基本上都不是什么科班出生,他们大多是继承家风衣钵,世代相传,一代又一代延承下来,当然大师们都必须有自得的天赋和悟性。

 

我久久地停留在“石雕泰斗”林如奎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石雕作品前。因为我们和他的后代在瑞典国交往深厚,十分有缘,我和他老人家的女儿在蒙古谋过面,她给我留下很深很美好的印象(年青时她也是石雕行家)。林如奎老先生的女婿叶克清先生1979年走出国门,来到了瑞典国,经过30多年勤勉艰苦打拼,创办了赫赫有名的叶氏集团,叶氏集团的产业实现了多元化发展,涉及餐馆、贸易、房产等领域。叶先生致富后,不忘乡情,经他之手就从家乡带出很多青田华侨,其中不乏成功创业者。叶克清先生有一幅与生俱来的古道热肠,他慷慨无私,待人真诚,接济青田乡亲,在瑞典凡是从他手下出来的乡亲想开辟自己天地时,他都会慷慨解囊,借钱出资帮助他们(他借钱给乡亲,连借条都不需要打),叶克清先生在侨界德高望众,在瑞典凡受惠于他帮助的人,都怀有一副感恩的心境。他是一位受人尊重的前辈,我虽然不是青田人,但通过跟叶克清先生平日的交往和对叶氏集团的了解,对他怀有一颗崇敬的心情,他是我们华人的骄傲!

 

据我了解,在海外的青田人,中餐馆(青田华侨的基础产业)的兴旺,让青田华侨在短短时间内就完成了第一次资本积累,而这种积累,则让他们有了做大生意的勇气和信心,又产生了新的“青田梦”,目前他们在国内以消费和置业为主,同时提高教育程度(早先华侨受教育程度低下,他们把期望放在下一代)且融入侨居国主流社会已成为青田华侨们的共识,青田精神,青田人的梦想又深化了许多。

 

席间我问叶克雄会长,30多年前,您的梦想是什么?他笑着说:“那就是翻山越岭,走56个小时的路能来到青田县城(对他来讲就是京城了)看看,这就是他青春时的梦,如今梦早已成真,这个梦又早已成为了历史,而今天叶克雄先生的梦又是什么呢?。。。。。。大到天去了!!!是呀!人没有梦想,就不会有追求,没有追求就不会去奋斗,没有奋斗就不会有梦想实现的一天,愿大家都拥有一颗追梦的心!

参观石雕博物馆后,来到休息室,跟陈馆长闲聊起来,不知何故我对馆内石雕作品里的杨梅的雕刻叹为观止,陈馆长告诉我杨梅可是青田著名特产,青田有着“杨梅之乡”的美誉,它具有质优、果大、味美等特点。现在时值七月,杨梅季节已过。陈馆长是一位细心之人,看出了我遗憾的表情。十分钟之后,他让人弄来了一筐冰冻杨梅,筐里的杨梅红中带紫,个头足有乒乓球般大小。陈馆长随手拿了一个放在嘴里,我们大家跟着吃了起来。青田的杨梅,肉质细软,汁多香甜,鲜嫩可口,略带丝丝酸味。当我们吐出杨梅核时,陈馆长告诉我们,杨梅核有着较好的护胃功能,应连同果肉一起嚼咽下去,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大的杨梅核如何才能咽下去?我们努力地尝试把杨梅核吞咽下去,最终还是孩子们把杨梅核吃了下去,他们拍着小手,高兴地喊着“我们成功啦!我们成功啦!”。我和先生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仍然十分高兴,因为我看到了新奇,看到青田人吃杨梅是连着核一起吃的,我想这也许是侨乡的一特色吧!

 

离开博物馆,陈馆长又带我们去了叶建海石雕艺术馆。叶建海,青田石雕行业协会副会长、丽水市工艺美术大师,出生于1983年的叶建海先生中等身材、敦实而有一点腼腆,看了他的作品,很是惊讶!实在难以想象如此精美的石雕艺术品出自这位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叶先生介绍起他的石雕作品来却判若两人,他滔滔不绝,如数家珍。陈馆长告诉我,叶先生自幼受父亲影响,酷爱石雕艺术,同时他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他爱美石,视美石为知己,酷爱它的妖媚,他可以读懂青石,青石仿佛也可以读懂他,他与美石是两情相悦,是情侣。我问叶先生,创作一幅石雕作品大约需要多长时间,他告诉我,很多时候是几件作品同时进行雕刻的,雕刻是需要灵感,而灵感需要细细地揣摩,需要充分发挥想象,灵感一旦来了,就像决堤的洪水,拦都拦不住,在创作过程中,时而他会兴奋不已,时而他会迷茫无措。

 

置身于这石雕艺术神话般的世界,我目不暇接,流连忘返,感慨大师们拥有天地造物般的妙手,能够有幸和石雕大师面对面地交流,亲眼目睹和抚摸那些精美的石雕作品,我感慨万千,真诚祝愿这位年轻的石雕大师在今后的石雕创作中取得更加辉煌的成绩!

 

青田之旅,短暂而又精彩。侨乡让我充分地领略到它淳朴的民风、奋发的精神,也看到海外华人的爱国之心、爱乡之情,这是浓浓的桑梓情怀。

 

亲爱的朋友,请来侨乡青田看看吧!在这里你也许会找到你所需要找的东西,在这里你也许会找到你的精神所需,这是一个与世界同步的青田。

我爱你--青田!